李彦宏的荒野求生:只有打破常规,才有生存之道

分类栏目:站长资讯

李彦宏的荒野求生:只有打破常规,才有生存之道

李彥宏的荒野求生:隻有打破常規,才有生存之道 第1張

李彥宏終於兌現瞭他曾許下的承諾,和貝爾·格裡爾斯同臺競技,穿越高原和沼澤,謀求一線生機。

這檔真人秀節目不是貝爾賴以成名的《荒野求生》,而是他脫離美國探索頻道自主企劃的《越野千裡》,李彥宏是繼韓庚、傅園慧之後的第三個中國嘉賓。

據說李彥宏在拍攝結束之後的次日,面對同桌的下屬和同事,他“就像一個話癆那樣”回憶白天那段不可思議的旅程,連續說瞭十幾句“真的太臭瞭”,其他人直到看到樣片之後,才知道老板竟然真的和貝爾一起徒手將死掉的犛牛割下皮毛、掏幹內臟並最後要“穿”在身上當作外套保暖。

在將百度的實權交給明星級的職業經理人陸奇之後,作為百度的創始人,李彥宏似乎想要試著重新開始向外部世界做出自我介紹,告別過去的那張完美臉譜。

而這也是屬於李彥宏獨自一人的荒野求生,既沒有馳騁商界的風雲際會,也不復蒔花弄草的寡欲閑心,就像百度這傢公司的境遇,隻有打破常規,才有生存之道。

即使是對於李彥宏最為尖銳的批評,也少有將其視作一個“壞人”的聲音,倒是他的成長環境反復被人提及——他是傢裡唯一的男孩,上面還有三個姐姐——於是人設顯得柔軟有餘而兇狠不足。

他所創辦的百度,亦成一傢能在順境之中征戰四方殺伐決斷、卻在逆境面前顯得有些措手不及公司。

貝爾·格裡爾斯,則是一個和李彥宏完全不同——在某種意義上——甚至是截然相反的鏡中之人。

這個比李彥宏還要小上六歲的前英國第21 空降特勤團特種兵曾在一次跳傘事故中摔斷三個肋骨,卻僅僅時隔一年就啟動瞭珠穆朗瑪峰的登頂行動,並成為英國史上最年輕的珠峰征服者。

貝爾在其自傳裡反復強調激發本能的重要性,其價值不止在於堅持勝利,也在於承受挫敗。

在貝爾參與登頂珠峰的那支隊伍裡,有一名隊員遇到危險,不得不中止行動。而在這種所有人都名垂一線的極限登山運動裡,不成文的規則就是“自負責任”,人與人之間沒有太多的救援義務,因為很容易導致全員失控和擴大傷亡。.

這名隊員在把自己臉上結滿的冰全都打碎之後,在一隻眼睛徹底失明、另一隻眼睛也無發遠視的情況下,渾身是傷的向下撤營地方向爬行,在不知用瞭多少時間之後,他發現營地帳篷就在眼前,並聯系到瞭救援團隊。

貝爾在書裡說道:“逆境是喚醒人體本能的最好時機,有著冠軍潛質的人,永遠不會被消極情緒控制。”

這大概也是李彥宏想要和這個“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一起錄制節目的初衷【說好是一輩子就是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行。】,尺有所短,寸有所長。

縱觀“BAT”的歷史,盛必慮衰的時刻從未缺席,騰訊在遭受360 的挑戰之後恍然發現自己原來早成行業公敵就此孤立無援,阿裡強推淘寶商城(而今天貓的前身)被中小賣傢上演圍城大戰一夜聲名跌至冰點,而當這個時刻終於輪到百度時,它的應對要艱難得多。

有的時候,李彥宏需要服從公關部門的管理,不能自作主張的對外發表意見,他內心不忿,卻也不表現出來,悄悄的拿自己的百度帳號去貼吧裡發帖,頗有任性的意味。

隻是泰山壓頂,在水逆之年過去之後,百度總是處於一種被“以下克上”的輿論當中,包括因為遊戲業績而在市盈率上狂飆的網易和志在內容分發領域撞上百度的今日頭條,都在精巧設計的選題下成為追趕百度的銀牌選手。

任何企業傢,都很難忽視和放任這種“規格”下降的情況。

反倒是真正意義上的對手、市值高達5700 億美元的Google,間接但強有力的幫助百度扳回一局。

在Google的2016 年年度報告中,Google坦言百度構成瞭其在搜索引擎和信息服務方向的競爭,後者屬於“特別是與那些致力於將用戶與在線信息聯系起來並為他們提供相關廣告的公司”之列,也是Google難以高枕無憂的心腹之患。

當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公司依然視你為勁敵,你在壓力劇增的同時,也應當興奮於這種認同。

而選擇傾力投入人工智能,恐怕也是百度的一次抉擇時刻,科技公司當然可以通過解決外賣需求改變世界,但是如果隻有這個而無自攬想象力的勇氣,那麼它也永遠無法通過賦予期待替換批評。

在接受采訪回應為何要和貝爾一起出演“荒野獵人”時,李彥宏依然強調這場合作讓他感到“有趣”和“好玩”,是人生不可多得的歷練。.

或者說,這樣的形象升級——包括他對公司的最近幾輪調整——在結果上使得百度摒棄刻舟求劍,為自己錨定的一個不同以往的浮標,這傢公司的四萬多名員工,都需要看清這個浮標。

而在看瞭李彥宏和貝爾·格裡爾斯的生存節目之後,我想起的是《跑步聖經》的作者、心臟科醫師的喬治·西恩講過的一句話:“開始,我們很難理解對於一個跑者來說,跑步不是為瞭去擊敗其他對手。可到最後我們會學到一點——你所要擊敗的其實是你內心讓你放棄跑步的那個小小的聲音。”

文/闌夕